您好! 请登录 注册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发表时间: 2019-11-05 10:05:56

来源: 左郁

浏览: 118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当全世界都站在你的对立面,不相信你,你是选择承认自己说谎,还是坚信自己说的就是真的?

这是十八岁女孩玛丽要面临的选择。她报了案说自己被强奸,但随后又改了口供,承认自己说了谎,是她做梦被强奸了。

警察指责她口供不够完美,亲人朋友指责她是个骗子,绝不原谅她,她崩溃想自杀,却在自杀的一瞬间收回脚,活了下来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玛丽就是美剧《难以置信》中的受害者,但玛丽并不是一个虚构出来的人物,她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人,而《难以置信》也是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,改编自普利策奖获奖文章《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奸事件》。

在玛丽的视角中,我们看到这个世界是绝望、灰暗的,没有人是善意的,但在女警的视角中,我们看到了即便事情很难,但依旧有人为你寻找真相。

《难以置信》全剧以女性视角讲述故事,看完之后不禁让人感慨,伤害是一时的,但影响却是长久的。

有时最大的痛苦不是说你遭受了什么样的苦难,而是你承受痛苦却不被人相信,被大家指指点点,这种痛是可以让人绝望到想死的。

1、受害者为什么不愿意报案?

当今社会女性受到骚扰被侵犯,大多数人会选择沉默,不会去报案,不告诉其他人,一个人默默忍受痛苦。

这些受害者为什么会选择沉默?《难以置信》中玛丽的经历给了我们答案。

虽说现在我们能看到一些受害者愿意公开,但是她们要承受的社会舆论非常大,他人的异样目光,旁人背后的议论,这比受伤害时的痛苦更深。

玛丽被一位蒙面闯入者强奸,事后玛丽选择了报案,她希望警察能把凶手抓住。

但报案后等待她的不是凶手被绳之以法,而是一次一次又一次被警察盘问细节。

一位警察进来面无表情冷冰冰地问道,发生了什么事?然后呢?具体是怎样的?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在警察的询问下,她强忍痛苦,紧皱着眉头回忆案发时的细节,把经过说了一遍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好不容易解脱了,说完了。结果又有一位警察进来说,我是你这案子的负责警探,我得直接听取你的讲述。

然后玛丽又不得不再重新回忆一遍,没有封闭的场合,有着警察、搜证的工作人员,案件无关的人都在听着她讲述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接下来去做身体检查,取证时,玛丽又被要求重新说一遍,因为他们需要做记录。这时的玛丽已经有些崩溃,我已经和两个警察说过了,为什么还要说?

但没有人理会她的内心感受,玛丽只好闭着眼睛再次痛苦地回忆案发的场景、细节、经过。

你以为一切都这结束,却不曾想又被要求再次重复一遍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说完之后还不算完,还被要求将说过的事情全部写下来。

玛丽对警察说,对不起,我现在真的很累。

但对方并没有感受到她的痛苦,负责此案警察没有意识到,他们不断重新录口供对玛丽的伤害有多大。

他们怀疑玛丽在说谎,因为她的行为不像受害者的样子,她太正常了,而且每次口供都有细节不同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却忽略了人受伤后有多种自我保护的方法,坚强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看起来没事并不代表真的没事。

于是他们开始怀疑玛丽,试探她,诱导她说自己报假案。

最终,玛丽承受不住了,她只想结束现在的审问,她承认自己说谎了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对于玛丽来说,承认自己说谎,更能够让她解脱。

为什么很多像玛丽一样的受害者不愿意报案呢?

因为被侵犯时的回忆太痛苦,说出来后遭受他人异样的目光让人难堪,社会舆论让她们觉得自己丢人。

当她们把自己的痛苦说出来后,她们只要看到别人看向自己,别人在自己不远处低语讨论,就会紧张、不安,有所防备,即便是他人并没有这样。这种心理创伤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抚平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有时你说了真话,讲述了自己的痛苦,别人不一定相信,你以为会得到安慰,却不知道别人只把你的话当成一个笑话。玛丽的真话,她的痛苦成了别人打击嘲笑她的把柄。

现实中,一些被伤害的人之所以沉默,就是不想遭受别人异样的目光,不想在别人面前回忆自己被侵犯的场景,那太痛苦了。

而比这更痛苦的是,她们发声了,为自己争取公道,却得到他人的指责,把错归在她们身上。

承担不属于他们的错,被怀疑、指责,这才是她们最想逃避的问题,二次伤害的后果远比一次伤害更严重。

2、伤害不仅来自施暴者,还有外界的二次伤害

如果说施暴者带给她们的痛苦一次伤害是具体的,那么社会舆论带给她们的伤害是无形且无法预计的。

现实中有很多人认为女性被骚扰被侵犯,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她们自己身上,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。很多人不愿意报案,就是不想遭受二次伤害。

就像《82年生的金智英》中写的一样,金智英受到的教育就是,女孩子凡事要小心,穿着要保守,行为要检点,危险的时间、危险的人要自己懂得避开,否则问题出在不懂得避开的人身上。

不仅是金智英,现实中的我们受到的教育也是这样。人人都在教女性要如何保护自己,却没人教男性控制自己,要去尊重女性。

每次有骚扰、猥亵、强奸事件爆出时,总有网友认为是受害者衣服暴露、穿着性感,太晚回家等原因,却忽略了受害者的穿着习惯与犯案者的动机没有关系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如果一位公众人物主动说了自己被性骚扰过,那么这个标签就会贴在她们身上很久。别人提起她们的第一瞬间就会说,是被性骚扰过的谁谁谁。

心理咨询师问玛丽,如果你再次被误解,你会怎么办?

她说,如果可以的话,我会早一点说谎,说得更好一些。

《难以置信》的结局犯人被逮捕,有位受害者在法庭上说,法官大人我有个问题要问他。

她的问题是:你为什么选我?我做了什么让你决定要来找我?我不再给草坪浇水,不在窗边阅读了,他们说固定习惯会被坏人盯上,所以我就不再做任何被称为习惯的事情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她们改变之前的习惯,缩小自己的生活范围,只为让自己多一些安全感,她们害怕再遇到这样的事。

对于旁观者来说,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夜晚,有人受到了伤害,但对于受害者而言,这是难以磨灭的痛苦,影响了她们的一生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她们被伤害后,不仅要忍受着内心的痛苦,还要想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?为什么他们都说是我给了别人机会?她们也想要平静的生活,但是意外发生了,她们没有躲掉。

她们没有做错什么,她们唯一做错的就是没有保护好自己,没有反抗的力量,被伤害,还要承受社会带给她们的二次伤害。

3、你无法感同身受,但可以少一点指责多些理解

世上有很多事,我们无法理解,也无法做到感同身受,但我们可以耐心倾听和尝试理解。

玛丽受到伤害,说了真话没人信,谎话却被认为是真相,警察认为她是说谎话博关注的人,朋友指责玛丽欺骗了他们,事实却是,玛丽只是为了能够不再被警察盘问。

在另一座城市里,也有一位与玛丽一样的受害者,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一位好女警,她理解女性受害者的痛苦,所以两人的情况有了明显的不同。

受害者安博面对的是一位温柔且能体谅的她的警官凯伦。凯伦见到安博后没有直接进行询问,而是耐心问了她的身体状况,带她去了安静且私密的汽车中做笔录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女警的做法不仅让安博感到安慰,也让屏幕前的观众感到一丝温暖,不是冷冰冰列行公事的询问,女警把安博当成了一个受害者,能体谅她现在的心理状态。

女警凯伦问安博,如果可以我想问你些问题,确定安博可以录口供之后又说,如果你没问题,我就直接开始问了。

受害者安博说自己没有告诉其他人时,警察凯伦说,你不用向我解释,你想告诉谁,什么时候告诉他们,完全是你自己的决定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凯伦给予了安博尊重,相信她说的话,并没有逼问为什么不说,你为什么忘了这个细节之类的问题。

男警的态度和凯伦的态度很容易让人产生对比,让人认为男警冷漠不负责任,为玛丽做笔录时有点步步紧逼,把玛丽当犯人审一样,他们也有积极取证破案,只是少了女性对此事的共情力。

这也是很多时候,我们寻求同性的帮助,她们更能理解我们的原因。

虽然说他人的痛苦我们不能感同身受,但是我们可以多些耐心和倾听,不去盲目指责他人,不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们。

连环强奸案凶手被抓住后,当年负责此案的警察才知道自己冤枉了玛丽,他们做了错误的决定,伤害到他们本应该保护的人。

但玛丽却经历失去工作和朋友,被告上法院,接受了长时间的心理辅导,外界带给她的二次伤害,这些事情严重影响她的正常生活,她没有再笑过。直到她知道凶手被抓,自己洗脱了冤屈,她才再次露出笑容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现实中如玛丽一样的不会少,只是有人选择沉默,有人选择为自己发声,当我们看到有人把自己的痛曝光时,请对这些受害者多一些理解和尊重,请停止受害者有罪论,停止造谣传谣,不要对他们造成二次伤害。

你可以不理解别人的痛苦,但可以做到给予对方尊重,不去冷嘲热讽,不要让你的不恰当言论成为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。

要知道,不把危险扼杀在摇篮里,那就不会有真正的安全,只有把危险铲除掉,我们的安全才会有保障。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

来源:左郁 
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受害者反变被告,难以置信的不是案件,而是受害者有罪论
长按图片保存/分享
0

图片展示
图片展示

本地头条   微信平台   微博   百度   头条    腾讯   凤凰网  网易 知乎  爱心岛app 安卓系统    微信小程序  抑郁自测量表

义门功夫教育(安顺市跆拳道学校)  市爱心义工社  市陈发琳调解工作室  贵州省义门陈氏武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

 电话:0851-33339999  18808530000(微信)  邮箱:18985300000@qq.com     QQ:2785300000     

微信公众号:cn33339999  微信小程序:发琳工作室 安顺爱心岛 安顺黔中武术馆  拳击散打  安顺人好

    地址: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顾府街武装部对面二楼市跆拳道学校     邮政编码:561000  

你奉献爱心,我助你出彩!

做人就做安顺好人,做事就做温暖人心的事!

版权所有:贵州省义门陈氏武术文化传播有限公司   贵公网安备 52040202000156号  黔ICP备19008007号  安顺跆拳道 安顺爱心社  义门功夫  证书查询  智慧教育系统

在线咨询

您好,请点击在线客服进行在线沟通!

联系方式
义门功夫
0851-33339999
矛盾调解
18808530000
暖心电话
0851-33341111
上班时间
周一到周日8:30——20:00
扫一扫二维码
二维码 二维码